中国古代书法展掀观展热潮众国宝联袂上台展雄风–文明
原标题:众国宝联袂上台展雄风 欧阳修秋声赋(书法·部分) 赵孟頫 书翰文稿卷(书法·部分) 朱熹 论书帖(书法·部分) 怀素 东坡记游(书法·部分) 祝允明 万岁通天贴(书法·部分) 【艺海撷英】 近来,我国古代书法展第二期在辽宁省博物馆开幕。与第一期比较,更多久负盛名的国宝级珍品联袂上台,再次掀起观展热潮。上一年,辽宁省博物馆新馆正式开馆时推出“我国古代书法展”“我国古代绘画展”“我国古代缂丝刺绣展”三大展览,很多可贵一见的国宝级佳作会集展出,甫一露脸就引发广泛重视。打开之后,慕名而来的国内外观众近30万人次,成为2018年度国内文明热门之一。接二连三的第二期展览,展品更令人昂首神往,精心选取的41件/组收藏珍品,从先秦至清代,以时刻为轴逐步打开我国古代书法艺术长卷。其间,国宝《万岁通天帖》、唐代狂草书法代表怀素《论书帖》、宋代儒学集大成者朱熹《书翰文稿卷》、“赵体”书风创立者赵孟頫《欧阳修秋声赋》等宝贵藏品全部露脸,尽现我国古代书法艺术的永久魅力。 历经千年年月 《万岁通天帖》承载中华书法精华 吾国魏晋六朝时期书法“诸体咸备”,名家辈出,成为我国书法史上光辉灿烂的年代。作为入驻故宫“国家珍宝特展”的国宝——《万岁通天帖》,曾于2018年年头在辽博时间短展出过三周,一度成为新年期间热议的文明论题。本次展览中珍品再次现身,观众可近距离一览“书圣”王羲之、王献之等七人十帖的风格,时机十分可贵。 备受喜欢的《万岁通天帖》有怎样的价值?对中华书法史有什么样的影响?“历经千年年月,保存至今实属不易,其承载的前史信息绝无仅有,其艺术价值无可代替。”辽博艺术部主任董宝厚通知,《万岁通天帖》尽管不是王羲之真迹,但这件珍品却最为挨近原作真貌,为后人研讨东晋书法供给了牢靠根据,从中能看出自晋以下南朝书风的联接连续,以及在王氏门中书法传承的严密联系。 展览现场可见,《万岁通天帖》卷幅上有火焚痕迹,尚存王羲之《姨母帖》《初月帖》、王徽之《新月帖》、王献之《廿九日帖》、王僧虔《太子舍人帖》等七人十通书翰。董宝厚说,宋代岳珂《宝真斋法书赞》卷七著录,称这残存的七人十帖连尾款的一卷为《万岁通天帖》,而《万岁通天帖》中首推王羲之的《姨母帖》与《初月帖》。其实,《万岁通天帖》不是展示王羲之一人的书法,而是书法世家琅琊王氏一门之精华。王羲之的祖父王正,父亲王旷,伯父王导、王敦,岳父郗鉴均以书法见长。王羲之早年师从卫夫人学书,其母即卫氏,因而世人置疑这位卫夫人可能是王羲之母亲的姊妹,乃其姨母。姨母逝世时,王羲之痛不欲生,留书传世。 今日吾们有幸得见“书圣”王羲之的面貌,这源于武则天对书法的喜欢。武则天通晓文史尤崇书法,曾遍寻王羲之真迹。苦求王羲之真迹的武则天,遇凤阁侍郎王方庆上奏称自己是王羲之的十世孙,情愿献上真迹后喜不自禁。为此她特别在武成殿招集群臣,共赏王氏书法真迹,而且命中书令崔融作《宝章集》记载此事。万岁通天二年(公元697年),武则天命内府弘文馆长于摹搨之人,以王方庆出现的真迹为蓝本,用上等的黄蜡纸双钩填墨,仿制了摹本,并将王方庆进呈的原件加以装裱锦褙,从头赐还给王方庆。她还吩咐王方庆,这是先人的手迹,后代子孙应当善加看护。但是,之后王羲之真迹却下落不明,反而是武则天命弘文馆仿制的摹本保存至今。 尽管如今留存的《万岁通天帖》为摹本,但钩摹最大极限地保存了原帖面貌,堪称一绝。《万岁通天帖》是双钩廓填本,即以细线描边再于内部填充墨迹。著作钩摹精妙备至,躲避摹的缺陷,并创造性地吸取了临的长处,关于原作飞白和牵丝的处理极度详尽,在字形精确的基础上,保存书写面貌,为世人留下中华文明珍宝。启功曾在《唐摹万岁通天帖考》中说,《万岁通天帖》不光没有误摹之笔,原迹纸边破损处也都钩出,这在《初月帖》中最为显着,如此忠诚,更增加了吾们对这个摹本的信任之心。书画判定家杨仁恺也曾在《国宝沉浮录》中对《万岁通天帖》给出了至高的点评——“下真迹一等”。 出现书法轨道 领会中华传统文明艺术魅力 唐代书法是继晋代今后书法开展史上的又一顶峰,内行、草、篆、隶各书体中都出现了有着深远影响的书家,真书、草书的影响最甚。我国书法史上素有“颠张狂素”的美谈,之前辽博我国古代书法展上曾展出张旭《草书古诗四帖》卷,本次展览出现的则是怀素的《论书帖》。相对怀素标志性的狂草,《论书帖》展示出怀素草书的另一面貌。纵观全篇结体谨慎、规矩整饬、出规入矩,绝狂怪之形,而细寻其根由,却不越魏晋法度。此外,在本次展览中,爱国诗人陆游,儒学集大成者、理学家朱熹,政治家、爱国诗人文天祥等宋元名臣的书法著作会集露脸,陆游行书《自书诗》、朱熹行书《书翰文稿卷》、文天祥行草书《木鸡集序》、赵孟頫行书《欧阳修秋声赋》均令观众在赏识书法之时,同享妙笔文章之美。 不同于宋元书法重视抒情个人性格,明代书法继宋元帖学而开展,初期沿用元代传统,明中期江南地区人文荟萃,文人书法从头昂首,直到明晚期才颇具立异精力。展览中,祝允明楷书《东坡记游》极为引人重视。众所周知,祝允明以草书见长,其楷书墨宝十分罕见,而《东坡记游》展示了作者楷书的深沉造就,实属可贵。此外,展览选取的文徵明行书《西苑诗》是作者87岁高龄所作,可见其时作者的精力面貌以及深沉书法功力;董其昌《东方朔答客难并自书诗卷》新笔旧墨,用笔纯熟,使转灵敏,有一泻而下之势;唐寅的《和沈周落花诗卷》信笔出之,流通自若,妩媚多姿。 清代书法突破了宋元明以来帖学的樊笼,创始了碑学,篆书、隶书和碑体书法成果卓著,书坛昌盛,门户纷呈。康熙推重董其昌,乾隆推重赵孟頫,书风皆为之一变。董宝厚通知,乾隆时《三希堂法帖》刻成,标志着帖学到达极盛,涌现出翁方纲、刘墉、梁同书、王文治等我们。乾嘉今后,金石学鼓起,帖学已入穷途,邓石如创始了碑学之宗,阮元和包世臣总结了书法创造的经历和理论。尔后伊秉绶、何绍基、赵之谦、吴昌硕等完成了革新立异,碑学迅速开展,影响所及直至近代。展览中,明末清初书坛的代表人物王铎的《飞人诗》纵横恣肆,引人称誉;扬州八家之首的金农隶书《相鹤经》用笔规矩,结体偏长,是金农书风的典型代表。